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高县文明网 > 魅力高县 > 人文荟萃

军歌嘹亮 铁血男儿家国情深

发表时间:2018-09-17 10:46:00 | 来源:高县新闻网

人物名片:周士兵,男,1985年生,高县文江镇胜利村冲口组人。2005年12月入伍,2012年4月入党,现任南部战区陆军扫雷大队扫雷二队副教导员。 

    士兵这个名字,注定与军营结缘。

    他,黝黑的皮肤,中等个子,朴实而健壮,不善言词,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里总是闪烁着坚毅的目光。

    他,20岁参军,22岁考入军校,30岁赴南疆扫雷……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而立之年责任重重。

    他求学路上历经坎坷,但追求理想的脚步却从未停止。13年绿色方阵的熏陶、磨炼和摔打,他从一名普通士兵历练成为基层指挥员,在军营这个大熔炉里淬炼成钢。

 

高考失利  逐梦路上不言放弃 

    1985年,周士兵出生于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家庭,全家靠着务农及父亲的木工手艺维持生计,从小就品尝到了生活的艰辛。

    到小学高年段时,周士兵转到了条件稍好但离家较远的云山小学,每天要步行1个多小时的山路到学校,中午没时间回家吃饭。刚开始姐弟俩还带饭到校吃,但连着吃了两顿馊了的饭菜后,就不再带饭了。父母节衣缩食,给姐弟俩省出了每天5毛的午饭钱,周士兵却舍不得用,“存下来还可以买书看。”省下来的钱都被他小心翼翼地夹在书本里存了起来。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周士兵知道只有通过读书才能摆脱贫穷,因此从小读书就很用功。高中时就对自己的人生有了明确的目标——考上武装警察学院。但在2003年高考时只考了310多分,离400分的本科线相差较远。

    没能考上理想的学校,周士兵与父亲一起到了建筑工地打工。打工期间,他深刻体会到了“体力”与“技术”之间的差距,再一次坚定了他“读书改变命运”的信念。

    半年后,周士兵回到了学校复读,经过了一学期的备考,2004年再次参加高考,却又与本科线失之交臂。不甘心的周士兵决定再次复读备考。2005年高考成绩483分,虽然比上一年涨了近50分,但还是没上本科线。

    面对再次落榜,周士兵不得不重新思考,前进的道路并非只有高考,到军营磨炼成了他当时的最好选择。

从军入伍  普通士兵考上军校 

    2005年,年满20岁的周士兵如愿地穿上了军装,这次入伍成为了他人生的转折点。

    2005年12月18日,坐在火车上周士兵一夜未合眼,心里想的全是到部队后要好好干,干出成绩。带着激情和梦想,在为期三个月的新兵强化训练期间,他每天都会提前1小时起床整理内务,午休时在操场反复操练队列,利用背包练习投弹,每天天没有亮就开始跑步,每天熄灯以后还要做“三个一百”辅助训练。周士兵用自己的勤奋和汗水,在2006年度新兵训练工作中被步兵某团嘉奖一次。

    在为期一年的列兵生活中,周士兵更加刻苦训练,参加过歌乐山和井口镇两次救火、井口镇抗洪清淤、团营房建设施工,期间因表现突出又被团里嘉奖一次。

    每一次嘉奖,对周士兵都是一次激励,也坚定了他入伍的初心。 “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想得通要做,想不通也要做。”这是班长常挂在嘴边的话,也让他在严格管理中学会了养成和服从。

    忙碌而充实的军营生活,让他忘却了高考失利带给他的自卑和压抑,而幸运之神恰在此时向他递出了橄榄枝。

    “入伍前知道在部队可以参加军考,但并知道参考的具体要求。”回想起接到备考通知时,周士兵只觉得幸福来得有点突然。还来不及高兴,便投入到了紧张的复习备考中。

    “在部队,新兵要参加军考必须先通过一年的新兵训练,表现突出的士兵由连队推荐报送团部,团部会先组织一次初考,淘汰掉 50%-70%,接着进行统一复习,在正式军考前还会进行一次模拟考试,成绩达到往期分数线才能参加正式军考。”回想起曾令他苦闷的高考时,周士兵调侃道:“命运虽然关闭了我的高考之门,却为我开启了军考之窗。”

    就这样通过了层层选拔,2007年8月,周士兵以全师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解放军理工大学理学院,实现了从普通士兵到军校大学生的华丽转身。

军营历练   年轻军官累立军功 

    4年的军校生活,圆了他向往已久的大学梦想,他比任何人都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就学机会,顺利通过了80多门文化学科和军事科目考核。

    军校学习结束后,周士兵分配到了昆明陆军学院接受为期1年的任职培训学习。昆明陆军学院是当时全军四所陆军院线之一,有一批经历过老山作战的教员,训练特别接近实战。这1年里,他深刻地体会到训练是为了更好地参与实战,也让他在今后的生活、工作中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

    执行排雷任务三年以来,他都坚持和大家一起训练、上雷场作业,严格执行扫雷规则、流程,认真操作每一个步骤,排除潜在危险,尽量确保每个人的安全。“扫雷工作是一项接近实战的任务,每天都在与‘死神’打交道,稍有不慎,轻者受伤致残,重者献出生命。”

    2014年参加参谋培训因成绩突出被国防信息学院评为“优秀学员”;2016年参加中越边境第三次扫雷因工作突出被中共云南省军区扫雷指挥部委员会评为   “优秀共产党员”;2016年参加中越边境第三次扫雷因工作突出被云南省军区扫雷指挥部评为“优秀基层干部”;2017年参加中越边境第三次扫雷因工作突出被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记三等功一次。

家国情深   铁骨男儿也有柔情 

    2015年6月,周士兵与交往两年的女友黄婷婷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尝幸福,母亲却突然意外溺水身亡。作为家中独子,周士兵强忍着悲伤,回家料理丧事。为了不让独守家中的父亲睹物思人,周士兵和妻子商量着给父亲在镇上租了套房子,把父亲接到镇上居住。

    为了能让周士兵安心在部队工作,患有椎间盘突出和糖尿病的父亲在电话里总是报喜不报忧,“镇上条件比农村好多了,我很习惯。”“家里一切都好,你就安心工作。”“你打的钱都够用,我的身体很好,你也要多注意身体。”

    父亲周云仕年轻时,也有当兵的梦想。当年两个哥哥先后入伍,周云仕成了家里唯一的壮劳力,权衡再三,周云仕最终放弃了入伍的梦想,留在家中务农。看着儿子在部队一步步成长,周云仕很是欣慰和骄傲。

    “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是周士兵心中永远的痛,他暗暗下定决心,虽不能在承欢膝下,唯有在部队努力干出成绩,让家人看到希望,用自己日渐敦实的臂膀支撑起这个家。

    2016年11月,女儿周钰琪的降生,让周士兵体会到了初为人父的喜悦。“第一次给女儿洗澡,感觉比第一次扫雷还紧张。”说起女儿,周士兵满脸的幸福,“那么小个娃娃,肉嘟嘟的、软绵绵的,抱在怀里还会动,感觉太奇妙了!”因为当时正在执行中越边境第三次扫雷任务,假期还没结束,就被紧急召回部队了。而产后身体还很虚弱的妻子,独自担起了哺育女儿的重担。

    2017年8月,妻子黄婷婷感到身体不适,最初以为是喉咙发炎,接着1个月时间里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不断加重,曾出现呼吸困难、头部缺氧等症状,医院一度下发了病危通知,最终被确诊为重症肌无力。

    为了让周士兵安心照顾病重的妻子,部队领导特批了1个月的假。这1个月,在周士兵的悉心照料下,妻子的病情逐渐好转。“从相识到结婚,只在这病重的1个月才体会到他对我的关心。”妻子黄婷婷回想起病重住院时的情景,“以前老是在电话里抱怨他不懂体贴,让他说句好听的话都不会。他总说,‘说到必须做到,做不到的我不说。’但这次生病,看着他每天忙前忙后,还天天陪着我说各种安慰鼓励的话,他也真的不容易。”

    经过两次复查,妻子的病情得到了控制,但医生嘱咐要注意身体,千万不能感冒,因为这个病一但感冒可能会致命。1个月假期到了,周士兵带着满心的牵挂回到了部队,但是每天晚上都会抽空与妻子视频,刚刚学会说话的女儿,每天晚上一听到视频提示音就会很兴奋地叫道:“爸爸!爸爸!”

    “自古忠孝不两全,有国才有家。我作为一名军人,保家卫国是天职。”周士兵说,家人的支持是他努力工作的最大动力,没有家人的支持,自己就不能安心工作,这个“人”字只有一撇,没有一捺,也就没有了支撑。

    周士兵坦言,家里最困难的时候,他也想过退伍。军歌嘹亮,他还是选择了继续留在部队,因为军营不仅上他成长,还成就了他的梦想,他的人生价值得以体现。

    “在部队好好再干几年,以后回家再好好地尽孝、尽责。”一丝泪光,不经意间在周士兵睿智的眼里闪烁着。

编辑 杨波 责任编辑 严友忠

责任编辑:李金雨
相关新闻